互助 共享 双赢

县域经济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[仅支持中文]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96395|回复: 519

桥老爷治县(在线连载)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6-3-15 22:0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们拒绝落伍
第一贴  

(本期论坛新出场人人物  桥老爷 兰西 大傻)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第一回

桥老爷下凡主县事
体民心偏遇女大傻





俗话说,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。这官位也不一劳永逸,时不时就要变换一番。桥老爷在市里做了几年部门领导,虽无多少显赫政绩,却也无多少错过,无过便是福,忽有一天,市里干部调整,一纸调令,桥老爷派去兰西做了县长,虽级别一样,毕竟部门跟政府权限有些差别,也算是席上掉到了炕上,又近了一步,所以,桥老爷也比较满意。这天风和日丽,桥老爷把头梳的油亮,踌躇满志上任去了。


从此而后,几搂荒唐言,多是县乡事,不是众人说,难解其中味!

话说这兰西虽不是大县,却也近七十万人口,农业为主,民间虽有些经济发展,却多都规模不大,所以县财政有些拮据。再说这天桥老爷看车子进了县城,让司机自己开车去县委大院,自己慢慢走去。对于桥老爷来说,这县城虽来过多次,但多是为了单纯的本行工作,这次到此地为官打理县务,心里明白不能跟以前似的走马观花了,于是,先对城貌来了个粗略观察。

因为县城不大,不到二十分钟,桥老爷就走到了县委大院门口,却见保安正在呵斥驱赶一抱孩子的妇女,桥老爷有些看不惯,上前问个明白,那保安看桥老爷器宇不凡不像是平民,跟他说:这女人是个傻子。桥老爷看这女人模样整齐,言语清楚,心里不信,于是对保安呵呵一笑:傻子会上访?保安不知桥老爷何人,但看桥老爷笑中带威,不敢辩别。

桥老爷因干了多年信访,不由自主转向了那女人:你有何事?那女人看桥老爷为她说话,有些兴奋:我是来找孩子他爹的!桥老爷一愣,问:孩子他爹是谁?就是那个陈世美啊!那女人回答,桥老爷一听更糊涂了,看桥老爷不解,那女人声音高了八度:陈世美就是那个桥老爷!这孩子就是他的!桥老爷一听,顿时目瞪口呆,不知如何是好。


要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贴分解。


发表于 2006-3-17 20:2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论坛积分规则
除本老爷之外,凡看帖不续新故事的都是鸟人!仅仅回复只言片语的是半个鸟人!
发表于 2006-3-15 22:2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出差在宾馆上网,一上来就看到好戏了,哈哈......真不错!!!

开篇就充满诱惑,到底此桥爷是不是彼桥爷啊?

三点水的家伙继续啊!!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-3-15 22:24:01编辑过]
发表于 2006-3-15 22:25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奖品汇总贴
有人说年轻时他不懂爱情![em05]
发表于 2006-3-16 15:4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事看来有些瀿漪湖澜 ,桥老爷记得傻大姐以前不是这样!!![em01][em01]
发表于 2006-3-16 16:2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臭知了,看你如何了难

[em09][em09][em09]
发表于 2006-3-16 17:15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[em01][em01]

开张了,楼主介绍一下规则

发表于 2006-3-16 17:2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样子桥老爷上任就遇到了“狐臊”!有好戏看了!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3-16 18:04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以下是引用啊-呸-服!在2006-3-16 17:15:00的发言:

[em01][em01]

开张了,楼主介绍一下规则

大家接吧,一段一事,留个悬念,以便后面再续,最好荒诞一些,不要太直接了,免得犯了论坛禁忌

以桥老爷做县长为引子,故事以县为中心,上及省市、下到乡村,

盼望大家共同参与啊

发表于 2006-3-16 18:1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谁写

[em07]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-3-17 18:39:48编辑过]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3-17 00:1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桥老爷治县(在线连载)

桥老爷治县(在线连载)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-3-18 11:24:20编辑过]
发表于 2006-3-17 13:4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言虾题目都出好了,还不继续,俺们有戏看了!
发表于 2006-3-17 14:16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人物再多两个,大家就更知道怎么写了,都来续写一下阿

发表于 2006-3-17 16:4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贴 怀揣错愕老桥登门 巧妙应酬秋叶接访

上回说到,桥老爷乍闻大傻背子寻人,竟是自己,不免错愕万分。见游手好闲的众人有围观之势,不好当场发作,按捺之下讪笑了一声,想悄然离开这是非之地。转念间想,此事扩散开来,本老爷怕是出师未捷先惹一身骚,不免警觉。于是,径直向信访局局长秋叶办公室走去。

一路上,桥老爷思忖,来这兰西县倒是有些次数,偶有粘花惹草之举,但绝不会是此人,感觉蹊跷。但无论如何,得赶紧处理此事。

此时,门卫已快速向里面电话告知了门口喧嚣的缘由。接听人员不敢怠慢,秋叶局长已然知道了此事,感觉兹事体大,忙电话安排人将那傻妇母子接到局内接待室暂时安顿。秋叶胡乱扔下手中的报纸,大口喝了口水,正想出门亲自过问,一抬头,见桥老爷半条腿已进屋。

“哎呀!这不是桥县长吗?!”秋叶一时惊诧,脱口有些叫嚷。

“秋局长啊,忙着呢?”桥老爷见秋叶举止有点失措,笑嘻嘻地看着她。

“县长坐,县长坐!听说你今天到,怎么也没想到来我这啊?!”秋叶边招呼,边沏茶。

老桥坐下,边扫视这不大略显简陋的办公室,边说:“看你这儿门口挺热闹,就进来了。”秋叶一听,意识到他说不准知道了门口发生的事,忙说:“是,有个疯傻的女人闹事,我已经让人接到了里面,打发了围观的闲人,正想亲自去问问呢!”

老桥一听,隐隐中顿感此女脑子快,精细麻利,不免笑着边打量她边说:“你这儿估计事少不了,要处理好啊。”

秋叶边递水边笑着说:“是啊,一件接一件的烦死我了。不过,也有些是莫名其妙捣乱的。”

老桥心里有谱了,站起来接过水,说:“我喝一口就走,还没去政府报到呢。”

秋叶见桥县长有真走的意思,忙说:“很荣幸,县长这么关心信访工作。今天的事是县长一来就遇到的第一件信访事件,我一会亲自去处理,改天给你专门汇报。”

老桥边出门边笑着说:“主要是顺便路过看看你,在市里就听说你工作一直干得不错。现在突发事情多,你多留心,回头还要和你专门研究呢!”

“谢谢,谢谢!你刚来,不多留你,我送送你。”

桥老爷与秋叶边聊边漫步向门口走去,班驳的林荫辉映着他们紧挨的身影。在秋叶的挥手中,老桥轻快地消失在行人与车辆交错的街道间。

秋叶见桥县长屈尊匆忙造访,虽言语轻松,但寓意不言自明,暗中窃喜:好在自己应对及时。思忖得亲自处理此案,于是,回身去见那大胆的傻妇。

发表于 2006-3-17 16:46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以下是引用周海在2006-3-17 13:49:00的发言:
言虾题目都出好了,还不继续,俺们有戏看了!

各位真是好心情啊。

周海这话很有玄机,想来四点水果然是刁官了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3-17 16:54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以下是引用一笑长恨客在2006-3-17 16:46:00的发言:

各位真是好心情啊。

周海这话很有玄机,想来四点水果然是刁官了。

呵呵,又请了高手来,大家注意些,估计多都会上榜的。

发表于 2006-3-17 16:55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以下是引用一笑长恨客在2006-3-17 16:46:00的发言:

各位真是好心情啊。

周海这话很有玄机,想来四点水果然是刁官了。

一笑你也得写!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-3-17 17:04:26编辑过]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3-18 09:2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桥老爷治县(在线连载)

桥老爷治县(在线连载)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-3-18 12:27:53编辑过]

桥老爷治县(在线连载)

桥老爷治县(在线连载)
发表于 2006-3-18 11:18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三贴:桥县长上任遇尴尬,比比失言心里慌

第三贴:桥县长上任遇尴尬,比比失言心里慌

桥县长从信访局出来后,独自向县政府办走去。

政府办的大门关着,门口挂着“推门请进”几个大字。桥县长本想推门的,但考虑到自己的身份,还是客气地敲门。门内传来了比比冰冰的声音:“谁?”

桥县长一听,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呀,但还是忍着性子把自己的大名报上:“我,桥**。”

门突然猛地被拉开,“兔崽子,你敢吓唬老......”比比话还没说完,两眼却直了,讷讷地说:“桥......桥县长,真是你?

桥县长铁青着脸,狠狠地瞪了比比一眼,没说一句话。倒是管文秘的花花反应快,又是端茶又是递烟给桥老爷,还一个劲甜甜地叫着桥老爷好,直听到桥老爷容颜大悦,心里暗暗地想:这个女同志挺不错的,不光人长得标致好看,也挺会干事,日后必好好重用她。

“谁是政办主任?到我办公室来一敞。”

桥老爷扔下这句话就往县长室走,比比战战兢兢地跟在桥老爷屁股后,心里那个慌呀......

(大家接着跟哟)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3-18 11:2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四贴 (本期出场人人物 桥老爷 秋叶 大傻 玉壶 蚂蚁 醉卧松林 阿明 言刁人 田水月 牛A)

女局长悄问女大傻

桥老爷关爱女部下

上回说到,桥县长匆匆造访信访局,寓意不言而明,秋局长虽说从手下那里对这傻女人的情况也略知一二,但毕竟没有亲自见过这女人,详细情况并不很清楚,这次桥老爷亲自到访,让秋叶感觉事态有些严重,桥老爷走后,秋叶不敢怠慢,赶忙来见这女人,因为不敢断定事情真假,怕走漏风声,把他人支出,秋叶看了看女人怀里的孩子,又给这女人倒了一杯开水,和言善语问这女人:

“妹子,你那里人,叫什么名子?”

“俺是玉壶蚂蚁村的,名字么,村里人都叫俺大傻,也有叫俺大傻子的,看你这人不错,跟俺差不多明白,你就叫俺大傻妹妹吧!”,女人一边说,一边掀起衣襟,将乳头塞进孩子嘴里。

秋叶笑了笑,心里想到,看来这女人真是傻子,又问:“这孩子他爹是谁?”

这一问不要紧,那女人立时瞪大双眼,神情很是愤怒:“就是那个陈世美桥老爷!”

“桥老爷是谁?”秋叶看了看门窗,心里有些紧张。

“桥老爷就是这孩子他爹啊!俺真可怜啊,桥老爷给俺怀了孩子就走了,再也不管俺娘俩了,俺东家住一宿,西家吃一顿,听俺村里松林说,他在县里做官,又娶了一个阿明做二房,俺就找他来了,没想到他不出来认俺啊,大傻姐,你说他不是陈世美是什么啊!大傻姐要替俺作主啊,最好铡了那没良心的桥老爷!俺命苦啊!---”这女人一把鼻泣一把泪嚎啕起来,那孩子也吓的哇哇哭叫。

任秋叶再问,这女人也只是如此这般,再也说不出什么事情来了。

看这傻女人说不明白什么事,秋叶把副局长田水月叫出来,细细一番交代,田副局长顾不得这傻女人哭叫,拉她上车,直奔蚂蚁村去。

待田局长回来,秋叶也就清楚了傻女人的事情。

原来这女人正是言刁人那个村的,本来并不傻,高考还考上了一所大学,不成想录取通知书被邮局耽搁了一年多才送到她手上,找来找去,没有结果,一气之下,得了精神病,父母又早亡,家里贫困无钱医治,经常疯来疯去,不见踪影,三年前不知走那去了,有一日却忽然抱着孩子回来了,村里人很吃惊,也报过派出所,却是查来查去,毫无结果,最后也就不了了之。如今靠村里几个光棍送些钱财谋她几宿过些生活。

因那个言刁人在村里经常拿桥老爷做些幌子卖弄,被不怀好意之人记在心里,最近听说桥老爷要来做县令,老傅的大儿子、跟这傻女人也有染的外号聚义堂主的松林故意搞些恶作剧,给她点车费,唆使这女人到县里找孩子他爹,却不想正巧被桥老爷撞见,搞得桥老爷一头雾水,恼怒非常,不知何处跑出个孩子来。

秋叶知道事情经过,不敢隐瞒,立即来到桥县长办公室,把情况一五一十做了汇报,桥老爷一听是堂主这刁民搞鬼,立时大怒,让秋叶去跟公安局长商量处理意见,秋叶看桥老爷发怒,赶忙起身,要去传达桥老爷指示,却见桥老爷摆摆手,脸色又霎时阴转晴暖:

“这件事情,秋叶处理的很好啊,你虽然年轻,又是女同志,但通过这件事,说明你的工作很有魄力的啊,遇到突发事件,也是很有驾驭能力的,我桥县长是很喜欢给能人压担子的啊,你以后可以考虑担负一些更重要责任的,有空常来跟我谈谈工作,也说说你个人的想法啊。”

秋叶一听,刚才被桥老爷怒气感染的沉闷心情放松开来,两朵红晕涌上脸庞:“谢谢桥县长表扬,以后还要县长多多关心啊,我可不是别人,原来就是你的下属么,以后我要常来打扰您的,就怕你忙的没空啊。”

“哈哈,别人来我没空,你来就会有空的啊,好吧,你先去吧,这件事情的处理就看你的了。”桥老爷笑眯眯的握住秋叶的手说。

秋叶跟桥老爷告辞出来,心情很是爽快,立马驱车找公安局长牛A商量对策。

牛局长一听涉及桥县长名誉的大问题,怀疑其中可能有其他政治目的,立即排到大案要案之列,连夜召开会议研究方案,抽调精干警力,迅速行动起来。

要知堂主命运如何,且听下贴分解.

[此贴子已经被啊-呸-服!于2006-3-18 15:39:40编辑过]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QQ|下载专区|检测认证网|站点统计|小黑屋|手机版|县乡干部大本营 ( 京ICP备12019953号-2 )  

GMT+8, 2018-4-24 20:53 , Processed in 0.095228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